一个故事生动讲述企业IPO过程
你太白
你太白 2248 5
热门 2015-07-22 12:58
麻烦刚开始

丽晶公司终于要IPO了,叶老板信心满满,在所有场合里播洒快乐气氛。有员工问什么叫IPO,叶老板解释就是上市的意思,上市了,公司更有行业美誉度,更容易和政府、银行打交道,让客户更有信心,更容易融到资。有刺头儿嘀咕道:“那和我们有一毛钱的关系么?”

叶老板脑子转得快:“有钱可以多发奖金哦,技术团队还可以持股当股东。”

公司成立三年了,奖金就没见过,基层员工对此颇有怨言。至于当股东,一般人没这概念,只要能涨工资,那当然上市好。

全公司在叶老板的主导下为上市开一切绿灯。闻风而来想合作的券商有六七家,但叶老板要找一家上市做得好报价又低的。不像南方省市有钱,上市成功的企业政府直接奖励240万元,本地政府才给120万元,上市费用得控制在这个范围内。

券商提出先看财务报表,叶老板不给,我还没决定用不用你,怎么就看财务报表?券商说我不看财务报表,怎么知道你够不够条件上市?叶老板张口就报:我们去年利润1000万元,今年预计2000万元,明年预计5000万元,够条件不?券商说那当然达标了。叶老板叫券商写个上市流程及报价来,券商就写了,但声明这不是正式文件,因为还没有财务数据。

叶老板交叉比较几个方案后初步定下A券商,才把财务报表亮出来。人家一看傻眼了,你收入和利润这么少,I什么PO呵?别想中小板创业板了,上新三板还差不多。这报表还有多少水分?哪家会计师事务所年审的?

这下戳到了叶老板的痛点,做年审的会计师事务所是老家那边多年的老关系,出具的年审报告是两个版本,一个做成盈利的给银行看,另一个做成亏损的给税务局看。叶老板平时喜欢吹,吹多了数字都弄混了,今儿个对某人说盈利1000万元,明儿个换了人又说成1500万元了,其实只是为了面子上好看。

A券商说,做上市的会计师事务所必须有资质,坑爹的不行。你可以用我们推荐的,也可以上网查查换一家有资质的,审计要重做。

叶老板转头和其他券商谈,大家口径都差不多,都说盈利是死标准。正在各种选择纠结中,某位大人物发话了,指定B券商,保证可以上市,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。

有资质的事务所就是不一样,关系归关系,工作归工作,来了五个人,一进公司便埋头苦干。没两天财务经理就打叶老板电话了,说会计师要查出库单,可能会发现和销售发票对不上。叶老板说别自个吓自个,他们不可能发现,赶快开些出库单补上就是。以前事务所来审计根本不看这些原始资料,银行的也不看就放了1000万元贷款了!

财务和仓库赶紧加班,会计师笑了,别瞎忙乎了,这些单据这么新,一看就是刚做的。就算你说填单人已离职,我也可以在人力资源部查到他地址吧?出库单补了,入库单呢?产品库存呢?难道你还能补投入产出比?

财务全体惊悚。想想也是,这家事务所排名进入全国前十,业务(包括IPO)做了无数,若你能轻松骗过,人家怎样混江湖?

还是叶老板镇定,嘱咐手下能拖则拖能赖则赖吧,心想好在和某官熟,万事总有回旋余地。

会计师又在问了:你们为什么要虚开发票来增加收入?那不要多交税么?

内幕重重

这事包不住了。

财务说这是为了向银行贷款,银行嫌贫爱富,要贷款给你得先看你有没有稳定的还款来源。还款来源的标志就是你每月开出多少销售发票,所以丽晶多开了空头销售发票。

财务推说是叶老板叫这样做的,没啥大不了,下几个月生产上去了销量大了,这发票的窟窿就填回来了。会计师摇头,上下月之间调整一下未尝不可,但在季报、半年报、年报时必须一致,否则以做假账论。再说,万一年内填不回来呢?

财务说填不回来就把发票作废。但会计师说骗取银行贷款后果也很严重。

叶老板闻讯连忙请几个会计师吃饭。饭局上以教育后辈的口吻语重心长地说:“对银行而言,最重要是企业能按时付息并还款,款一还清,万事大吉。丽晶这么大的公司,莫不成为了1000万元贷款跑路?公司资产有2亿多哦,抵押给银行的才1个亿。”

会计师不认可2亿元资产,说库存有1500万元的退货是废品,还有预付货款6000万元的合同已终止,都要从资产中剔除。叶老板大骂库管不懂装懂,那是有瑕疵的半成品或者叫可再加工品,将来都可以重新做回成品的,所以算作资产。预付款合同也只是暂缓,以后还要执行的。会计师听得无语,不免露出不屑的笑。

叶老板心里有些发毛。以前请的会计师只用半天时间翻翻账就出报告了,拿到10000元就走人,现在这拨人却玩真的,把丽晶翻了个底朝天,如果换了税务局来这套,那岂不死翘翘?叶老板原本打算这些废品算成资产,等风投进来时能多估值,以后盈利了再慢慢冲成本。那6000万元预付款其实属投资错误,说出去好没面子。

叶老板找到管技术的总经理,商量好一口咬定那1500万元的退货还能用,他就不相信会计师还能分辨出蓝宝石晶片是否废品!

疮疤越揭越多。比如:丽晶的第一大客户是D公司,D公司买来晶棒转卖给丽晶,丽晶做成蓝宝石晶片后又卖给D公司,D公司再拿去出售。为什么采购和销售都要让D公司白白吃掉中间一块差价?偏偏丽晶公司管技术的总经理又是D公司的大股东!

彼此心照不宣,这就是叶老板和总经理瞒着其他股东搞利益输送。这回叶老板学乖了,不解释,只问解决方案。会计师事务所看在10万元审计费上,献计:1.这是典型的关联公司的关联交易,你们以后要向新老股东解释的,否则形同侵占股东利益;2.或者干脆把D公司兼并过来,那一切变得顺理成章。

漏洞百出

公司里叶老板供着一尊佛像,佛像前点着长明灯还供着水果;水果由办公室主任一周一换,保证时时新鲜。说来也怪,办公室主任从来按时履职,有事离开也会安排好,偏偏那天破天荒地忘了,结果水果有两个发了霉。叶老板把办公室主任臭骂一顿,说不诚心敬佛会惹来灾祸。

好话不灵丑话灵,坏事陆续有来。

丽晶成立以来一直向各股东借钱,前后借了1亿多元。借钱时写了协议,利率是五花八门,但给叶老板老婆公司的利息最高,月利率达3.5%。借款利息支付了一部分,后面的嫌利息税太高暂停支付,挂在账上。

——这也被会计师查出来了。

到现在,会计师有点“崇拜”叶老板了。叶老板脑筋转得多快啊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直接指示财务:未付利息全部不付了,要么退本金要么转成增资。至于给老婆的高息也好办,赶紧让双方补做供货合同,由老婆的公司分三年向丽晶供应办公用品,总额正好冲掉那笔高息。

这是明显的造假,相比其他却高明了许多。办公用品是快速消耗品,比如复印纸,用掉了就再也找不到痕迹,三年用掉几十万元也不能说不正常。

这段时间相处下来,会计师和财务形成了相当的默契。当会计师又查出丽晶的工资计算分两部分,车间员工每月出勤按国家法定的21.75天算,办公室行政人员却按每月30天算时,财务经理主动说明,按30天算星期天加班就不用付加班费了,但若你请假就会多扣钱,我们老板的精明直达骨灰级。然后两人会心一笑。

然而叶老板开始疑神疑鬼,老担心有人把他老婆公司的事传出去,股东们知道了那还得了。他叮嘱保安凡陌生人来公司一定要有预约,员工到财务部办事也不准走到里面。

接着开发区管委会发来通知,土地使用税从原来的10元/平方米涨到19元/平方米;没两天国税局来翻旧账,说丽晶曾经为一个熟人公司的逃税提供假证明,要罚款云云。

叶老板急了,怎么所有纰漏都赶在公司上市的节骨眼上?

他有点后悔要上市了。在他眼里,上市本来是个挺简单的事儿,收入不够就虚开几张发票,成本太高就调一调账。做账做账,账不都是“做”出来的嘛。只要能上市,那人民币就会哗哗地流进来,少则几亿多则十几亿,丽晶就过上好日子了。

没想到这会计师忒较真,这也不对那也不行。不过叶老板突然觉得,以前那家好糊弄的会计师事务所还真没水平,一气之下他打电话过去骂人:“你好歹也提些建设性的意见,让我们知道哪些事不能做,哪些不对头要改进吧?那么一点审计费就让你把骨头也卖了?”

放下电话,他仍得面对现实,丽晶靓丽的外表下,竟然是百孔千疮,而这百孔千疮又是自己一手造成的。接下来要怎样才好?

现在他一看见来电显示号码是财务经理就心慌。果然,会计师又找出一张记账凭证30万元的费用,却没有发票。这笔账又得费脑筋做平……

积习难改

叶老板一边给会计师各种打点加施压,一边补公司的财务漏洞,一边往上跑关系,活活累瘦了一圈。

这边,会计师把大小问题列出清单,和叶老板坐下来正式沟通。上市费用里有一项叫“可预见但无法事先计算的其他费用”,包括4种可能支出的钱,请叶老板对此有心理准备。比如:涉及到薪酬这块,就是说工资计算要统一按21.75天算,还要给员工买五险一金。你现在没买不要紧,最迟在上报材料的前两个月,要全部买齐。

叶老板略略一算,就知道又要“出血”了。那如果上市不成功呢?这钱岂不是白花了?

又如:库存的1500万元退货就按你说的算半成品吧,但原价是78元/片,现在成品市价是48元,要减去跌价。

——这资产又少了一块,等于又割了叶老板一刀。

再如:那笔6000万元的预付账款不能简单地从资产负债表两边剔除,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把这合同转让给某人,那才叫合理合法。

——叶老板想,这笔账傻子都知道收不回来,转让给谁?难道又要自己背?

……

叶老板愁得白头发新增了好多。按照一贯的走关系路线,他决定绕过这几个“没眼色”的会计师,直接找他们老大,摊牌,反正你得给我个办法。

会计师事务所的所长主动约了叶老板,话说得委婉:丽晶若不上市,目前的状况也还混得过去,但一旦上市,就成了公众公司,“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意在财务账上弄技巧,出了事后果会很严重。”所长把“技巧”两个字咬得特别重。

所长诚恳地说,按目前情况分析,丽晶的条件只能上新三板,当然上新三板肯定不是终极目标。只有做到连续三年盈利而且一年比一年好,才能转板到中小板或创业板,才能实现股东财富的快速放大。所以,丽晶最重要的是把产量、销售、利润做上去。

叶老板早就研究过市场,现在蓝宝石晶片正处于一个非常好的快速发展通道里,其下游产品LED照明及手机应用都已进入爆发期,估计五年内会一直向上走。

其实他也明白,官员有换届,政策有更迭,唯有利润才是公司真正的保障。可是以前搞了那么多名堂,现在补救的成本很大;自己又习惯了过去那套,不弄些花招简直会手痒。正如一个浪荡公子要抛弃花天酒地去过男耕女织的生活,这改变谈何容易?

上新三板是一块高挂的肥肉,光看看就垂涎三尺;可要想吃到嘴里,可能会踏翻了垫脚的凳子,摔个狗吃屎。几个会计师尚且如此厉害,后面进场的还有律师、券商、风投,一个个比鬼还精。想哄他们,只怕没那么容易。

新三板,上还是不上?成为叶老板苦苦思索的哲学问题了。

(内容转自商界杂志)
游客
要评论请先登录 或者 注册
Piano 管理员 2015-07-22 21:49 1
故事很生动
不倒翁 园主 2015-07-23 18:54 2
不能舍不得改,哪个ipo公司不是翻了个底朝天
老狼老狼几点啦 实习生 2016-05-14 11:36 3
不倒翁:不能舍不得改,哪个ipo公司不是翻了个底朝天回到原帖
翻了底朝天,会计师才那么累吧……
gdxi21 助理审计员 2016-09-01 08:02 4
其实会计师也不容易啊
随风沐南 实习生 2016-12-26 22:31 5
故事很生动,通俗有趣,给赞
返回顶部